Miranda Becket

【八歧邪神x我】
【不拆可逆】
Pacific Rim-Raleigh/Yancy/Raleigh
霹雳布袋戏-金银金/冥迹冥/剑迹/剑叹/墨应/岁罗/红紫/双红/玉法/鷇梦/御漠/邪愆/风雀
【!!!不接受奉天逍遥/逍遥奉天!!!】
Dunkirk-Ferrier/Collins/Ferrier
YOI-维勇
基三-明唐BG 喵哥/炮姐/喵哥
羊唐BG 道长/炮姐/道长
【柳词和飘云凌的忠诚羊毛守护者】
YYS-狗茨狗
Captain America-盾冬
【重度CP洁癖晚期患者】
(文风时常突变 十分懒惰)

[Pacific Rim][Raleigh/Yancy/Raleigh]好梦

(因为太懒一直没有填之前的巨坑……忍不住就先祭出当年三刷PR1回来的小记)





Raleigh永远也无法知道Yancy最后想和他说的 listen to me, you need... 完整的应该是什么,
kid, you need to keep clam. 吗?


Hey, kid. Don't get cocky.


如果再捞一捞,再补一刀呢?


是不是在战后还能坐在Anchorage的家里,壁炉里烧着暖暖的火,腾绕在二层小楼里,明明在早上喜欢睡觉,常常赖床不起的Yancy,会为了给Raleigh做早饭而早早的爬起来。火炉上烧起来的蓝色火苗融化开玻璃窗上的晨霜,北方的Alaska也要迎来春天了,战后的重建也差不多完成,眼下万物复生。Raleigh睡眼惺忪的从被窝里爬出来,Yancy已经起来了,但被子里还是暖暖的。他轻轻的从楼上下来,小心地不让木质的楼梯发出吱哟的声响。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,早春的寒气透了上来,混着壁炉的火,也不是那么冷。Raleigh从后面抱住已经比他稍矮些的Yancy,呼吸带动的气流在Yancy的耳边悄悄的挠着,他听见他的lover说,


"Yance, 一起去海边走走吗?"

大概欠了很多文
剑非道x偶主
花羊/明唐双线

Pacific Rim 1 兄弟组Yancy吐便当 平行世界

两篇生贺
预计一篇江湖剑游记 大概少年柳词和飘云凌挚友向了 如果发现什么奇怪的端倪可能会改成单人向 真人我是不会写CP的 看着像亵渎男神?

两个月以后填坑

打扰了 翻了半天没有翻到 想问一下这个来自于哪位太太的哪篇文?好想去看啊!!!如果涉及到什么问题私信我会删除_(:з)∠)_

想知道这张图里的剧情出现在哪部的哪集?_(:з)∠)_补剧路漫漫 心急的想提前过去瞅一眼……
鞠躬)谢谢各位道友和前辈(´⌣`) ʃ♡ƪ比心~

【明唐】寻(喵哥x炮姐)

HE,清水,无车,一发完

八百年前写的,文笔渣的感人

不知道写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...

(现在看了都不好意思发...)

献丑了,食用愉快↓





 

抱着陆言最喜欢的鱼糕,哼着蜀地的小曲儿,唐熙姑娘一走一颠地回到她和陆言的竹屋。可那位明教的大侠却没有和往常一样早早地靠在门口等她回来,屋里静地就好像没有人似的。


“阿言!”冲着里屋喊道,但只能听到她一人的声音,在屋中散开,一点一点地变轻,就像水中的涟漪,最后化为一捧平静。当走进去,四下望了望,只见陆言安恬地趴在桌角,唐熙伸手探了探他的呼吸,浅浅地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皱了皱眉,发现事情似乎并不简单。

 

仅着里衣的她坐在窗边,盯着屋外的万里云涛,不禁出了神,近在咫尺的一切都是陆言所爱,青山与碧水,晨曦与月色,尽收眼底。这间小屋便也由着他的爱好,就建在鱼木寨外悬崖的边上,日出可以第一个感受曙光,日落可以最后一个送走夕阳。已经三天了,仍不见好转。而抱着暖手炉却也被寒冬的凛风吹得一阵激灵。看了眼躺在床上,陷入长眠的陆言,若有所思却有些许茫然。

 

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飞鸽传书给她的师兄,拜托帮忙照顾沉睡的陆言后,便收拾行装,一路快马加鞭地赶到了万花谷,那个世人都说,江湖上医术最高明的地方。


站在三星望月的垂天台上,眼底是谷中的机甲运转自如,落星湖畔的姑娘和郎君有说有笑,唐熙不禁抱紧了刚刚配好的药,把医仙孙思邈给的方子谨慎地揣在怀里。一周后回到熟识的小屋,几帖药下去陆言却仍是睡得清浅。唐熙咬着筷子眉头紧蹙,纠结犹豫后还是选择去恶人谷,索性找那个‘毒医’肖药儿,豁出来试一下罢。

 

毒医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冷脸,拉出一把“吱哟哟”叫着的椅子坐下来,只道,陆少侠这病,药是治不好的,便合上了门。好你个闭门逐客,唐熙暗道,沉思着翻身上马,马蹄急促地踏过三生路,扬起的沙尘更像是不见经纬的心,莫非是心病?唐门姑娘灵光一现。

 

端着还冒着热气的鱼粥,一撩裙襟便坐在了榻边 ,瞧着陆言姣好的五官出了神,不由得开始自言自语。


“阿言,你知道么,我感觉这一切就像梦一样,好像有一天,我醒了,你还是那个你,我也还是那个我。”


“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,是我去明教送信,你也知道那地方风沙大就算了,还怪石嶙峋的。幸亏遇到了来大漠修行的你,好心地把我带回了光明顶,不然呐,人生地不熟的我,怕是绕上个十天半个月,也走不出十里地。”


“闲逛巴陵的时候竟然遇到了被追杀的你,姑娘我冒着生命危险把你带回蜀中疗伤,你那会儿烧的迷迷糊糊的,我才有机会得知你那么好听的名字。”


“你肯定不知道你第一次吃鱼糕的样子有多么的可爱,你说,在大漠里很少可以吃到鱼,但是你很喜欢它的味道。说到这里,你竟然还脸红了哎!”


“知道你最喜欢曙光与月色,七夕那天我们就在光明顶上,吹了一晚上冷风,看着那黄澄澄的月亮升起又落下,孔明灯一点点地消失在天的那一边。直到第二天晨曦破天而出,感受过曙光与夕阳,不知道你当时的心思是怎么样?”


“还有那条思浑河,一定记得吧?你划着竹筏,哼着西域的小曲儿,我在后面和你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机缘巧合,竟然就这样知道了许多明教秘辛。”


“你盯着光明顶前的圣火,和我说,初入明教的时候,要经历圣火的洗礼。你一直记得当时的感受,被烈火烧的生疼,但泪水刚刚流出眼眶就被热气蒸发,作为几许烟雾,消散在团团火焰里。”


    ......


就这样兀自回忆着,对着陆言自说自话了不知多少天。直到那一天,好像已经过了立春,窗外的花苞含情欲放,树木也渐至苍翠。


唐熙望着窗外,自顾自地说道:


“阿言,你看,你喜欢的花儿都开了,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一次去踏青寻花呢......”


身后传来一阵轻咳,她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,就像春风拂过树梢,但那是她不能更熟稔的声音,她震惊、欣喜交加,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说与他听,此时却失了声般,不知择何言何字。

 

“唐熙......”


院子里的花开的茂盛,虽是初春却已娇艳欲滴,柳枝柔软地在风中舞动,带着幽幽的花香,浅浅地飘散在峡谷里,阳光暖暖地照进来,投下一地金黄细碎的影子。

 

唐熙觉得,她好像找到了春天。

 


最好的药帖,莫过于陪伴。


难道不是吗?


【策唐】《江上水云游》(军爷x炮姐)

亲友策点的情人节/新春贺文

甜,HE,策唐BG向,一发完

他要的机智策x呆萌炮,但...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样......

(无车)

食用愉快↓


 



 

    云生抱着弩坐在敏堂的楼顶上,唐家堡上下已经挂起了灯笼,红彤彤的一片,好不热闹。

 

    今年似乎哪里不太对劲,云生眯了眯眼,却见一道熟悉身影飞驰而过。

 

    师兄?撑起身,正欲拉着机关翼滑行而下时,云生一拍脑袋,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之处究竟在何。

 

    原来原来,师兄这么着急,定是约了师嫂看年灯,云生突然抑制不住的笑的颤抖起来,昔日师兄被师嫂扛着虫笛追了十条街三里地的画面愈见清晰,师兄那潇洒不羁的人竟然也有被吃的死死的一天。

 

    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唐家堡要过情人节,这还得从去年少堡主迎娶了西域明教的少教主说起,不过这并不是这个故事的重点,我们等下再讲。

 

    而今年,好巧不巧的偏偏情人节撞上新年,给单身十八年的云生造成了致命暴击,苍天啊,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单身狗!为了避免在堡里被闪瞎,云生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奔向内堡,二话不说接了一个野外任务拔腿就跑。虽然现在是单身,但为了日后的幸福,今日更应该大赚一笔,云生仿佛看到了金子垒成的山正在遥遥地向她招手,抖抖卷轴,只见——

 

    “去成都北城的粮仓偷十三袋米吧,亲爱的同门,虐狗节快乐。我知道你一定是单身,毕竟这时候出来任务的同门肯定是顾影自怜。希望你可以把握好机会,告别单身狗的身份。”

 

    云生咬着牙,忍着没有把卷轴撕掉的冲动,瞥了眼赏金,十两黄金?这土豪挥金如土啊。转念一想,为了她的小金库,偷米算什么?虐狗节被嘲讽算什么?给出个千两黄金,让她偷藏剑山庄里供着的名剑也不在话下,只怕是功夫不如人,还没瞅着名剑就被抓了个现行。

 

    云生隐了身形,悄咪咪地绕过粮仓守卫。今儿那守卫也是自在,一个个喝的醉醺醺的,嗅着空气里酿开的酒意,像极了龙门客栈的千日甘,那熏人的香,醉人的醇,只有玉老板亲手所酿才有这般醇馥幽郁,如今成都城守卫倒也过的阔绰自在了,瞧他们满脸通红,却又举着酒盅站起身,口齿不清地呼着豪言阔语,亦或是粗俗的字句,什么春宵幽梦,什么大奶细腰。想起来意识已不大清晰,云生砸吧了下嘴,一个扶摇轻松跃上了飞檐,醉倒的守卫给她执行任务省去了不少麻烦,待她翻身从暗阁进入粮仓,落地起身拍拍土,却见一银红色身影正立眼前。

 

    哈?她这什么运气,虐狗节出来跑任务,还好巧不巧的被天策府的抓了个现行。云生暗运浮光掠影转身就跑却惊觉自身功体被封,料想是暗阁里那诡异的气味作了祟,她秀目一转,捏着娇媚的语调,

    “这位军爷啊,小女子我生活实在是不易,您看要不......”

 

    “生活不易?”那英俊的军爷抱着长枪,剑眉一挑,眼神意指云生那鎏金边滚云披风。

 

    “这...这是......”云生急中生智,还未生出个所以然,却见那俊俏的人儿更上前一步。

 

    暗道不妙,怕是要被就地正法,才出堡第二个任务就出师不利,这可真是砸了她自称的唐家堡天才少女的招牌。

 

    “和我回府上走一趟。”云生听到了今年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。却见那人讲她拦腰抱于马上,因为慌张而有些发烫泛红的脸贴在玄铁的战甲上,凉凉的,却很舒服。隔着银甲,是褐色里衣,透过里衣,便是...云生的脸更红了,好像听到了那人的心跳和自己的心跳正发着震耳欲聋的共振。这,这莫名的熟悉感是怎么回事?想什么呢,她摇摇头,路的尽头可是天策府大牢,谁也不想自己青葱年华在那里度过,只是如今被封了功体,赤手空拳对上全副武装?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盘算。

 

    “军爷啊,你不渴吗?我知道那幽梦楼里有上好的石冻春,不如,让小女子请您一杯?您看,这恰逢新年的,也放小女子一行?”

 

    那人只是“呵。”了一声便不再言语,云生抬起头,这人怎么在笑?她眨了眨眼,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。探出头,这路也不是往成都天策大营的路,她莫不是...莫不是遇到了人贩子绑匪?

 

    还未等她呼出口,只见眼前是高楼阔院,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。飞檐上挂着绮罗年灯,回廊上挑着珠玉灯花,烫金的“江府”二字映入眼前,牌匾上的大字潇洒不羁,却又不失风骨傲意。

 

    江府?云生懵逼了,在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同时也失去了她仅存的思考能力。

 

    身后的人已经下了马,正抱臂笑着看着她,

 

    “怎么?你想在马上坐一晚上?还是失了功体连马都不会下了?”这本是嘲讽的话从那人口中说出却反倒有了些许撩人的味道。

 

    云生嗔怒地瞪了他一眼翻身下马,拍拍袖子,正气道,

 

    “你一介天策府之人,本应守好大唐,却在新春佳日强抢民女,成何体统?”

 

    那英俊的男子咳了一声,听得出他在压抑着笑。

 

    “小云生,三年不见,你就把我忘了?”

 

 

    三年前?应是她师兄大婚那日,当时她走得急,没想到进客栈时和人撞了个满怀,记得那人星眉剑目却清秀俊逸,月白的长袍缀着玄色的绶带。

 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我......”云生口中道着歉,却头也不抬地飞奔向楼内而去,字句晕散在了空气里,听得不甚清晰。

 

    那人摸了摸下巴,又抚过自己被撞的褶皱的衣衫,嘴角噙着笑,望向云生消失的地方。

 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这姑娘竟是自己兄弟的师妹,江玄觉得有点好笑,却又深感这或许便是命运的缘。

 

 

    云生翻着自己陈年的回忆,描摹着眼前人的身形,高矮胖瘦,和印象中的人似是重合了七分,模糊了三分。

 

    “你是...我不小心撞的...”

 

    “是的,你的道歉,我还没听清呢。”江玄似是不大满意地皱了眉,心里却早已笑的无法自已。

 

    云生正欲开口,那俊秀男子伸手轻点她的嘴,握着她的手腾身一跃已是在江府楼顶。  

 

    冬日的寒风凛凛地刮着,正月的夜,可真冷啊。

 

    见那发颤的身子,江玄伸手裹紧了她的披风,又把人搂在了怀里。

 

    “江玄,我。”

 

    冷不防的一句,懵逼的云生还摸不着头脑,想了想才意识到这应是那人的名字。

 

    “江玄。”小声地重复了一声。却听见一阵轻笑。

 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满天星河,又转头瞥见那人的眼里,映着她与她身后的银河。

 

    月色如银,如清辉,混着鹅黄的灯火,远方忽然天空被照亮,金色的流光擦着星轨,绚烂的烟火划破天际。

 

    他已卸去了一身银甲,出尘白衣上流转着深深浅浅的光影,烟火映着他的脸,温柔了许多,当他温润的唇抵上云生的唇,长长的睫毛扫过她的脸,惹得她脸红到了耳根,云生突然想感谢那发布任务的人,也信了卷轴上的话。如说有锦鲤,有天降桃花,便是如此吧。

 

    云生也闭上了双眼,搂着江玄的腰,回应着他那有如桃花酿般令人沉醉的吻。

 

    

    今夜月色正好,星河洒清辉,新春又逢君,我,一生有幸。  



[除魔师][AU]溯回


脑洞产物,言不知所以…

清水,BE,第一视角

人设属于除魔师,ooc属于我

(au,平行世界)

文笔感人,献丑了

使用愉快↓






五岁的我抱着被子坐在床上,“妈妈,这个世界有神吗?”


高挑年轻的女子撑着门,本要关门的动作却愣了一下,“有的,小甜心快睡吧。”


我不甘心地追问着,“那我可以见到他吗?”


屋外鹅黄色的灯从年轻女子身侧晕散着,她逆着光,看不太清脸上的表情,只听见温柔的声线缓缓道,“在梦里,会见到的。”

十岁的我坐在烛光前,如水的月色透过西式的落地窗斜斜地洒进来,依旧年轻的女子问我,“小宝贝今年许的是什么愿望?”我合着眼,心里想道,我想拥有一对翅膀,雪白的翅膀。


我好像一直在做一个梦,很多次很多次,它在重复,却又不似重复。我长出来了一双雪白而巨大的翅膀,我感受的到它的力量,但我却失去了双手,可我并不觉得难过,我可以飞了,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世界。我去了很多地方,从昆仑大雪山到汉密尔顿的白沙滩,从库肯霍夫的郁金香到香榭丽舍散步道,但我依旧觉得,我没有看到真正的世界。在梦境的末端,我总会坠入一片黑暗,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,谨慎地收着翅膀,我走了很久很久,走到我都有些累了,终于在遥遥的彼方看到了一束光。我向着光奔去,一点点的靠近,放大,我看到有一个人侧着光,耀目的光让我看不清他的脸,好像身材纤长。我突然醒了,也好像没有醒, 看不见他了。


我又做梦了,还是那个梦,我游历了大江南北,我在黑暗中向着光奔跑,这一次更近了,应该是个年轻而英俊的男子。一次复一次,我终于看清了他,他有着轮廓分明的侧脸,就像古希腊的天神;浅栗色的头发在白光下泛着金色;他闭着眼,却可以看到他又长又翘的睫毛犹如扇子般支着;薄薄的唇轻轻地抿着;最令人印象深刻的,是他那双骨节分明的手,修长白皙。他应该有一双翅膀,黑色的。为什么是黑色的?天神不是应该有着雪白雪白的翅膀吗?我摇了摇头,不,应该是黑色的,我本能的想着。那双翅膀应是在阳光下舒展着,沐浴着,余晖从缝隙间穿过,成为黑暗中的焦点。


这一次,我终于可以碰到他了,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,我并没有意识到。可他怎么越来越透明了?我有点慌,甚至很害怕,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,一点点地侵蚀了我所有的思绪。不要,不要,不要,我跑的更快了,他转过了身,我看他笑着伸出手,揉了揉我的头顶,我听见他说,快回去吧,大家都在等你。


我伸手去触碰他的手,可是却没有任何回应,我惶恐地抬起头,只看到了他的身体一点点地变得透明,最后消逝在了灼目的光里。


“不!不......”为什么会这样难过呢?我好像认识他,好熟悉好熟悉,我一定很久以前见过他。



“醒了?竟然醒了?这可是一个奇迹啊。”


我睁开眼,这是哪里?好多人,好多人围着我。我的手,回来了?我疑惑不解。昔日年轻的女子现在已不再年轻,她拉着我的手,眼里闪着泪光。


我突然小声说道,“这个世界有神,一定是有的,一定有。”


她点着头说,是的,是有神,是神明保佑。

“女士,这真是奇迹啊,没想到她昏迷了八年还能醒过来。”

我听说,八年前,我十岁生日的那个晚上,在回家的路上,出了车祸,我留了很多血,昏迷了,昏迷了八年。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,我明明去了很多地方,听到了很多故事,还遇到了沐浴着阳光的你,这不对,我摇了摇头。

我又做梦了,还是那个梦,可世界却在破碎,我努力的飞,可怎么也逃不出去,好像一张巨大的网笼着天穹,我感到了窒息的绝望。我听见了刺耳而尖锐的摩擦声,玻璃破碎的清脆和哭声,还有规律的滴答声,最后一片寂静。时间,停了吗?

突然我开始坠落,封印的记忆碎片如潮水般向我涌来,头好疼,好胀。这个小女孩,是过去的我吗?


“小哥哥,你还好吗?你怎么留了这么多血,你的腿,你的腿怎么了?”


穿着裙子的小姑娘蹲在地上,想了又想,扶起来了一个白衣服的少年,少年蹙着眉,抿着唇,好像很痛苦的样子,白色的衬衫上沾着血迹,可他浅栗色的头发却一尘不染,在阳光下泛着碎碎的金色。


“谢谢,我要走了。”少年似乎又长高了些。小女孩也长高了,她低着头,没有说什么。


“你没有什么愿望吗?”海风吹起了少年额前的碎发。


“我想你不要走。”女孩闷闷地道,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。


少年突然笑了,伸出手,揉了揉女孩的头顶,“那让我保护你吧。”


“可你都要走了......”女孩突然抬起头,看见了耀目的光,少年的背后长出了一双巨大的黑色翅膀,女孩抬起的手又落了下来。海风还在浅浅地吹着,海面泛着微澜,折着片片阳光的碎片,好像世界还是曾经的那个世界,但却又翻天地覆。他还是走了。


“道长,我觉得我女儿接触了些反自然的事情,您看......”


“封印她的记忆吗?这不是什么难事,只是怕......”


道观外下着雨,雨点有如翠珠落玉盘,听不清里面的人的话语。


“大人,我不理解您何必要为了一个人类,一个本已死去的人类,耗费修为为她重塑七魄三魂呢?上次您在人界被重伤,元气大损。您知道,人界的驱魔师,他们贪婪的目的。更何况如今已经......”


黑翼的魔王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一言不发,可苍白的脸色出卖了他,他的身体现在不是很好。大殿外好像有兵戟交错的声音,殿门轰然被推开,血腥随着空气在殿内弥散。


蓝衣白裳的驱魔师站在中央,“这么久了,你也该离开了。”六芒星的光刺目的令人睁不开眼。


魔王突然笑了,他想到之前小女孩在他面前看书,
“恶魔总生有一副好看的外表,这样才能骗取人类的信任,从而获得他们的灵魂。”


小女孩抬起头看了看他,又摇了摇头,小声地念叨着,小景这么好看,一定是天神。


“恶魔喜欢和人类交易,一旦与恶魔立下契约,就很难摆脱恶魔了。”


其实我是恶魔,你不怕吗?回忆里的少年魔王突然开口。


小女孩摇了摇头,道,那你可以和我交易吗?


少年轻盈地跳下来,问,你想要什么?


“想要小景,可以吗?”



我记起来了,我的梦,也醒了。脸上干干的,但我知道,在梦里早已泪流满面,是了,契约。原来你一直在我身边,可我却触碰不到你。多想握住你的手,哪怕面前是血与死亡,是满地荆棘,是看不到的黑暗,是驱魔师布下的重重结阵,是带你离开的六芒星阵,去承受一切你所经历的伤与痛,我不会害怕。

[Pacific Rim][Raleigh/Yancy/Raleigh]野生的小甜饼(短小)

Alaska海域出现一只野生弟控Yancy。


是否搭救? 

是。

野生的Yancy很感激的看着你。


是否捕捉?

是。 

被Knifehead重伤的Yancy失去了技能:逃跑。
野生的Yancy暂时留在了你的小破屋里。


Alaska冻土区出现一只野生兄控Raleigh。


是否救治? 

是。

Raleigh活蹦乱跳的起来了!
不妙!兄控Raleigh发现了野生的Yancy,扛起来野生的Yancy就跑了。


捕捉失败。